管理团队
 找回密码
 注册成为家族成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中华伍氏网发展基金
新手报到: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密码找回: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站务管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我要投稿: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广告招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网服订购: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搜索
关闭

站长推荐

手机客户端
亲,还没下载论坛手机客户端?跟上潮流做时尚达人。掌中乐趣无处不在,快点下载吧。

查看 »

查看: 43|回复: 0

伍子胥复仇的楚国国将不国

[复制链接]

262

主题

6

听众

2021

积分

认证会员

Rank: 5Rank: 5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8-2 07:58
  • 签到天数: 9 天

    [LV.3]偶尔看看II

    性别
    伍氏金币
    2021 金币
    在线时间
    172 小时
    帖子
    584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9-5-18
    最后登录
    2018-10-6
    UID
    5210
    伍伟潮 发表于 2018-10-1 20:10 |显示全部楼层

                      伍子胥复仇的楚国国将不国

    章华高建傲无礼,灵王失德终被弃。平王失义乱方起,楚国由盈滿致亏。

    这时的楚国奢淫贪腐,处于裂变颠覆状态,伍子胥匡扶正义,猛药除疴却积弊。

    1、君瘟;自取灭亡
    楚国的楚灵王,武力过人,箭技超人,英雄了得,一呼万应,合几十年国力,楚国登上春秋盟主之位。

    《晏子春秋》外篇说:“楚灵王好细腰,其朝多饿死人”。

    《国语、楚语上》记载:“灵王为章华之台,与伍举升焉,曰:“台美夫”!对曰:“面议臣闻国君服宠以为美,安民以为乐,听德以为聪,致远以为明。不闻其以土木之崇、彤镂为美,而以金石匏竹之昌大、器庶为乐;不闻其以观大、视侈、淫色以为明,而以察清浊为聪。
    先君庄王为刨居之台,高不过望国氛,大不过容宴豆,木不妨守备,用不烦官府,民不废时务,官不易朝常。问谁宴焉,则宋公、郑伯;问谁相礼,则华元、驷騑;问谁赞事,则陈侯、蔡侯、许南、顿子,其大夫侍之。先君以是除乱克敌,而无恶于诸侯。今君为此台也,国民罢焉,财用尽焉,年谷败焉,百官烦焉,举国留之,数年乃成。愿得诸侯与始升焉,诸侯皆距无有至者。而后使太宰启疆请于鲁侯,惧之以蜀之役,而仅得以来。使富都那竖赞焉,而使长鬣之士相焉,臣不知其美也。夫美也者,上下、内外、小大、远近皆无害焉,故曰美。若于目观则美,缩于财用则匮,是聚民利以自封而瘠民也,胡美之为?夫君国者,将民之与处;民实瘠矣,君安得肥?且夫私欲弘侈,则德义鲜少;德义不行,则迩子骚离而远者距违。天子之贵也,唯其以公侯为官正,而以伯子南为师旅。其有美名也,唯其施令德于远近,而小大安之也。若敛民利以成其私欲,使民蒿焉忘其安乐,而有远心,其为恶也甚矣,安用目观?故先王之为台榭也,榭不过讲军实,台不过望氛祥。故榭度于大卒之居,台度于临观之高。其所不夺穑地,其为不匮财用,其事不烦官业,其日不废时务。瘠硗之地,于是乎为之;城守之木,于是乎用之;官僚之暇,于是乎临之;四时之隙,于是乎成之。故《周诗》曰:“经始灵台,经之营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经始勿亟,庶民子来。王在灵囿,麀鹿攸伏。’夫为台榭,将以教民利也,不知其以匮之也。若君谓此台美而为之正,楚其殆矣!”

    《公羊傳、昭十三年》云:“灵王为无道,作乾溪之台”。

    《国语、吴语》记载:“其民不忍饥劳之殃,三军叛于乾溪,王亲独行,屏营徬徨于山林之中”。

    《史记·楚世家》司马迁指出,太公曰:“楚灵王方会诸侯于申诛齐庆封,作章华台,求周九鼎之时,志小天下;及饿死于申亥之家,为天下笑,操行之不得,悲夫!。弃疾以乱立嬖淫秦女,甚乎哉,几再亡国”。

    平王又如何?平王“以诈弑两王而自立”,任谗臣,失仁义,戳贤能。乱人伦,娶子儿媳,比灵王更甚!《新语·无为篇》说:“楚平王奢侈众姿”。《国语、楚语下》蓝尹亹对昭王曰:“自先王莫坠其国,当君而亡之,君之过也”。“君实有国而不爱,臣何有于死,死在司败矣!惟君图之!”《左传》昭公十一年记载;“蔡小而不顺,楚大而不德,天将弃蔡以壅楚,盈而罚之”。

    《史记·楚世家》说楚国;“天祸未悔,凭奸自怙。昭困奔亡,怀迫囚苦。襄烈遂衰,负刍为虏”。

    这是楚国不可药救,自取灭亡的根本原因。

    由此也而可以说;权力,是产生腐败的根源。特殊的权力,是产生特殊腐败的根源。绝对的权力,是产生绝对腐败的根源。

    2、国腐;大臣谋权谋利。

    《史记、伍子胥列传》记载:“左尹既以秦女自媚於平王,因去太子而事平王。恐一旦平王卒而太子立,杀己,乃因谗太子建”。

    《左传、昭公二十七年》记载:“令尹炮之,尽灭郤氏之族党,杀阳令终,与其弟完,及佗与晋陈及其子弟。晋陈之族呼于国曰:「鄢氏费氏,自以为王,专祸楚国,弱寡王室,蒙王与令尹以自利也。楚郤宛之难,国言未已,进胙者莫不谤令尹。沈尹戌言于子常曰:「夫左尹与中厩尹莫知其罪,而子杀之,以兴谤讟,至于今不已。戌也惑之。仁者杀人以掩谤,犹弗为也。今吾子杀人以兴谤,而弗图,不亦异乎?夫无极,楚之谗人也,民莫不知。去朝吴,出蔡侯朱,丧太子建,杀连尹奢,屏王之耳目,使不聪明”。

    《国语、楚语下》说:“斗且廷见令尹子常,子常与之语,问蓄货聚马。归以语其弟,曰:「楚其亡乎!不然,令尹其不免乎。吾见令尹,令尹问蓄聚积实,如饿豺狼焉,殆必亡者也。「夫古者聚货不妨民衣食之利,聚马不害民之财用,国马足以行军,公马足以称赋,不是过也。公货足以宾献,家货足以共用,不是过也。夫货、马邮则阙于民,民多阙则有离叛之心,将何以封矣。「昔斗子文三舍令尹,无一日之积,恤民之故也。成王闻子文之朝不及夕也,于是乎每朝设脯一束、糗一筐,以羞子文。至于今秩之。成王每出子文之禄,必逃,王止而后复。人谓子文曰:『人生求富,而子逃之,何也?』对曰:『夫从政者,以庇民也。民多旷者,而我取富焉,是勤民以自封也,死无日矣。我逃死,非逃富也。』故庄王之世,灭若敖氏,唯子文之后在,至于今处郧,为楚良臣。是不先恤民而后己之富乎?「今子常,先大夫之后也,而相楚君无令名于四方。民之羸馁,日已甚矣。四境盈垒,道殣相望,盗贼司目,民无所放。是之不恤,而蓄聚不厌,其速怨于民多矣。积货滋多,蓄怨滋厚,不亡何待。「夫民心之愠也,若防大川焉,溃而所犯必大矣。子常其能贤于成、灵乎?成不礼于穆,愿食熊蹯,不获而死。灵不顾于民,一国弃之,如遗迹焉。子常为政,而无礼不顾甚于成、灵,其独何力以待之!」期年,乃有柏举之战,子常奔郑,昭王奔随”。

    《左传、定公三年》记载:“蔡昭侯为两佩与两裘,以如楚,献一佩一裘于昭王。昭王服之,以享蔡侯。蔡侯亦服其一。子常欲之,弗与,三年止之。唐成公如楚,有两肃爽马,子常欲之,弗与,亦三年止之。鄢氏费氏,自以为王,专祸楚国,弱寡王室。蔡非有罪,楚無道,臣贪图利,无理围蔡,蔡侯如晋,以其子元与其大夫之子为质焉,而请伐楚”。

    这是楚国国腐;大臣谋权谋利。君瘟,听信小人的恶果。

    3、人心向背不亡何待

    《说苑》记载:“武王问于太公曰:“治国之道若何?”太公对曰:“治国之道,爱民而已。”曰:“爱民若何?”曰:“利之而勿害,成之勿败,生之勿杀,与之勿夺,乐之勿苦,喜之勿怒,此治国之道,使民之义也”。

    治国以民惟邦本、政得其民,礼法合治、德主刑辅,为政之要,莫先于得人、治国先治吏,为政以德,此治国理政之道,此堪称中华传统政治文化的精华,从不缺失,这就是民本思想。民本思想发源于上古,发展于西周,成熟于春秋,且被历代历朝治理事实所证实。

    《尚书·虞书》记载,皋陶说:“天聪明,自我民聪明;天明畏,自我民明威”。

    《尚书大禹谟》大禹说:“德惟善政,政在养民”。

    《尚书·五子之歌》对后世传下训诫:“民惟邦本,本固邦宁”。

    殷商时,《盘庚中》盘庚对民众有言:“古我前后,罔不惟民之承。言我先世贤君,无不承安民而恤之”。

    周朝取代商朝,周公在《酒诰》总结前朝治乱的经验教训,指出:“人,无于水监,当于民监”,并把民情和上天意志相连,在《康诰》中说:“天畏棐忱,民情大可见”,发展了民本思想。

    春秋战国时代,社会大动荡,民众作用更加凸显,民本思想受到有识之士更加的重视,诸子百家治国思想虽各有所重,民本却是共识,比如,《管子》说:“凡治国之道,必先富民”。《论语·雍也》孔子认为:“博施于民而能济众”即配得上“圣”的称号。《荀子君道篇》曰:“君者,民之原也。原清则流清,原浊则流浊。故有社稷者而不能爱民,不能利民,而求民之亲爱己,不可得也;民不亲不爱而求其为己用,为己死,不可得也;民不为己用,不为己死,而求兵之劲,城之固,不可得也;兵不劲,城不固,而求敌之不至,不可得也”;

    可楚平王当政,反其道而行之。“君无令名于四方”,“失仁义,戳贤能”,“奢侈众姿”,自坏礼法,娶儿媳。“任谗臣”,放纵令尹“蓄聚不厌”,“如饿豺狼”,“民之羸馁日已甚矣。四境盈垒,道殣相望”,“盗贼司目”,“民多阙则有离叛之心”。统治阶级横征暴敛,盘剥百姓。“鉴于水者,见面之容。鉴于人者,知吉与凶”。

    “积货滋多,蓄怨滋厚,不亡何待?夫民心之愠也,若防大川焉,溃而所犯必大矣”。国语子常问蓄货聚马鬬且论其必亡,正因如此,成为传世经典名言。

    以儒家的价值观看,楚庄王时,被尊称为楚子,楚平王时,被贬低为楚人。楚庄王取信忠良的护助和正面进谏而使国家强盛了,楚平王却轻信谣言,疏远骨肉残害忠良,国家末落了。可见,在集权专制的封建时代,尽管君主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但其大臣也能发挥作用。而在无健全法律、无强大机构制约君主权力的封建社会,国家的好坏、完全取决于君主及其大臣的个人品质、德行的好坏。

    4、到处树敌处处危机

    楚国收留王子朝,收留周朝亡臣,与大周作对。

    连年争战,耗尽国力民力。灭四十国,使其民为奴隶,没有民族安抚政策。氏族谋反,危机四伏。只有压迫,作用力越大,反作用力就越大。

    公元前506年3月,周敬王代表刘文公与苌弘、晋定公、宋景公、鲁定公、蔡昭候、卫灵公、陈惠公、郑献公、许男斯、曹隐公、莒郊公、邾隐公、顿子、胡子豹、滕顷公、薛襄公、杞隐公、小邾惠公、齐国大夫国夏,共18路诸侯会盟于昭陵,联合伐楚。因晋荀寅向蔡昭侯索要贿赂,原来荀寅、士鞅、囊瓦是一路人。蔡侯因之以其子乾与其大夫之子为质于吴,“冬,蔡侯、吴子、唐候伐楚”。

    吳国在伍子胥的倡议下,扛起“正义”“尊周”大旗,拥护宗周决定,联盟伐楚。扶助缺物缺粮的宗周,肩扛宗周事宜。诸侯们目睹晋国的腐败内斗与整体性无能,共同拥立吳国为盟主。

    楚国处于君瘟,自取灭亡;国腐,重臣谋权谋利;人心向背,到处树敌处处危机之时。

    《左传、昭公二十四年》记载:“楚子为舟师,以略吴疆,沈尹戌曰,此行也,楚必亡邑,不抚民而劳之”。

    《左传·哀公元年》云:“国之兴也,视民如伤,是其福也。其亡也,以民为土芥,是其祸也”。

    《左传、昭公二十五年》云: “子大叔闻之,曰,楚王将死矣,使民不安其土,民必忧,忧将及王,弗能久矣。楚大子建之母在郹,召吴人而启之,冬,十月,甲申,吴大子诸樊入郹,取楚夫人,与其宝器以归”。

    人民疲弱饥饿,一天比一天厉害。路上饿死的人随处可见,盗贼伺机抢劫作乱,百姓无所依靠。重臣聚敛不已,人民被压榨干无望而背弃楚国,楚国国将不国。

    《春秋》、《左传》、《国语》、《公羊传》、《谷梁傳》,记载定公四年冬从侵楚到伐楚,这场战争迟早耍发生,也必然发生;这场战争的后果存在未知数;但最终可推论肯定,楚国都是失败者。楚国何去何从?或如晋分三国?或如齐被田彊?

    伍子胥猛药除疴却积弊!

    伍子胥怎的猛药除疴却积弊?

    伍子胥亡子常于郑,败楚舟师获潘子臣、小惟子及大夫七人,清污扶贤,开堰修渎,鼓励农耕,引领子西“改纪其政,以定楚国”。



    
    广告位招租
    fastpos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