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团队
 找回密码
 注册成为家族成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中华伍氏网发展基金
新手报到: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密码找回: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站务管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我要投稿: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广告招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网服订购: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搜索
关闭

站长推荐

手机客户端
亲,还没下载论坛手机客户端?跟上潮流做时尚达人。掌中乐趣无处不在,快点下载吧。

查看 »

查看: 37|回复: 0

伍子胥楚国复原的引领者

[复制链接]

262

主题

6

听众

2021

积分

认证会员

Rank: 5Rank: 5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8-2 07:58
  • 签到天数: 9 天

    [LV.3]偶尔看看II

    性别
    伍氏金币
    2021 金币
    在线时间
    172 小时
    帖子
    584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9-5-18
    最后登录
    2018-10-6
    UID
    5210
    伍伟潮 发表于 2018-10-6 14:33 |显示全部楼层

                                                       伍子胥楚国复原的引领者

    伍子胥引领楚国复原,是从伍子胥故事中的复仇开始的;

    (一)伍子胥复仇

    伍子胥复仇的故事,发生在公元前522,周景王二十三年期间,《左传·》记载昭公二十年春,讒人:“費無極言於楚子曰:「建與伍奢將以方城之外叛,自以為猶宋、鄭也,齊、晉又交輔之,將以害楚。其事集矣。」王信之,問伍奢。伍奢對曰:「君一過多矣,何言於讒?」王執伍奢”。“三月,無極曰:「奢之子材,若在吳,必憂楚國。盍以免其父召之。彼仁,必來。不然,將為患。」王使召之,曰:「來,吾免而父。」棠君尚謂其弟員曰:「爾適吳,我將歸死。吾知不逮,我能死,爾能報。聞免父之命,不可以莫之奔也;親戚為戮,不可以莫之報也。奔死免父,孝也;度功而行,仁也;擇任而往,知也;知死不辟,勇也。父不可弃,名不可廢,爾其勉之!相從為愈。」伍尚歸。奢聞員不來,曰:「楚君、大夫其旰食乎!」楚人皆殺之。”“員如吳,言伐楚之利於州于。公子光曰:「是宗為戮,而欲反其讎,不可從也。」員曰:「彼將有他志。余姑為之求士,而鄙以待之。」乃見鱄設諸焉,而耕於鄙。”《左传》定公四年记载;“初,伍员与申包胥友,其亡也,谓申包胥曰,我必复楚国,申包胥曰,勉之,子能复之,我必能兴之”。

    《左传》的记载说明,伍子胥父兄被戮,逃亡怀有报复楚国的思想并开始实施。

    《左传》昭公二十六年记载:“王子朝及召氏之族、毛伯得、尹氏固、南宫嚚奉周之典籍以奔楚”。

    《左传》昭公三十年记载:“吴子问于伍员曰,初而言伐楚,余知其可也,而恐其使余往也,又恶人之有余之功也,今余将自有之矣,伐楚何如,对曰,楚执政众而乖,莫适任患,若为三师之肄焉,一师至,彼必皆出,彼出则归,彼归则出,楚必道敝,亟肄以罢之,多方以误之,既罢而后以三军继之,必大克之,阖庐从之,楚于是乎始病”。

    《左传》昭公三十一年记载:“秋,吴人侵楚,伐夷,侵潜六,楚沈尹戌帅师救潜,吴师还,楚师迁潜于南冈而还,吴师围弦,左司马戌,右司马稽,帅师救弦,及豫章,吴师还,始用子胥之谋也”。

    《左传》定公二年云:“秋,楚囊瓦伐吴师于豫章,吴人见舟于豫章,而潜师于巢,冬,十月,吴军楚师于豫章,败之,遂围巢,克之,获楚公子繁”。

    《左传》上述的记载说明,伍子胥逃亡到吴国之后便有计谋地实施报复楚国。

    另外,近代的刘起釪、林小安【注释】《左传》昭公二十三年及《楚世家》皆谓太子建母召吴攻楚。撰《楚国史》的魏昌云:十月,吳军应太子建母之召,并亲为之开城门,吴军于是攻入蔡之钜阳,取建母及其宝器而归

    《左传》定公三年记载:“蔡侯如晋,以其子元,与其大夫之子为质焉,而请伐楚”。

    《春秋》定公四年记载:“四年春二月癸巳,陈侯吴卒。三月,公会刘子、晋侯、宋公、蔡侯、卫侯、陈子、郑伯、许男、曹伯、莒子、邾子、顿子、胡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齐国夏于召陵,侵楚”。

    《左传》定公四年记载:“秋,楚为沈故,围蔡。伍员为吴行人以谋楚。楚之杀郤宛也,伯氏之族出。伯州犁之孙嚭为吴大宰以谋楚。楚自昭王即位,无岁不有吴师。蔡侯因之,以其子乾与其大夫之子为质于吴。冬蔡侯、吴子、唐侯,伐楚”。

    《春秋》,相传为孔夫子依据鲁史所作。《左传》《公羊传》《谷梁传》,称为春秋三传,相传是春秋末年的左丘明、战国的公羊高、谷梁赤分别为解释孔子的《春秋》而作传。《公羊传》《谷梁传》则没有伍子胥复仇的记载,先秦诸子亦未见有相关的记载。《吕氏春秋》则有相关的记载。

    (二)伍子胥复仇为什么选择吴国

    楚人东渐,吴国南行西行。先北向后东图,申吕随唐实首涂。汉阳诸姬食灭尽,征诸传记半模糊。清代治《春秋》学者顾栋高写在《春秋列国地形口号》中的这首荆楚灭国诗,概略地指出了入春秋后楚国拓土扩疆的方位及顺序。楚立国于周初,植根南国,汇融夷夏。关于楚国之始创,学界多倾向于西周初年成王封熊绎于楚蛮,为楚子,居丹阳(今河南淅川)。而熊绎的曾祖父鬻熊,早在商代末年的政治危机中就投附周文王,与周人建立了最初的政治联系。至春秋楚庄王时,楚国国力日盛,拓地千里,问鼎中原,楚以席卷之势,《春秋大事表》云:“楚在春秋吞并诸国凡四十有二”,在中原南部地区河南境内的信阳、淮阳,安徽的亳州、州来等地,留下了楚人东渐的足迹。

    吴国处于楚国的东面,国境位于今苏皖两省长江以南部分以及环太湖浙江北部,是春秋中期敢与楚抵抗的诸侯国之一。《钦定春秋传彙篡》卷二十五记载:“春楚公子婴齐帅师伐呉‘吳楚爭彊自此始’《左傳》三年春楚子重伐吳為簡之師克鳩兹。鳩兹杜注吳邑在丹陽蕪湖縣東今蕪湖縣東四十里有鳩兹港是也”。《清华简、系年》:“灵王伐吴,为南怀之行,执吴王子蹶由,吴人焉或(又)服于楚

    《诸樊剑铭》文:“工大子姑發聑反自乍元用,才行之先。且用且获,莫敢御余。余處江之陽,至于南行西行。这记载了吴国先君的国策。而另一《诸樊剑铭文》为:“工王乍元祀,用冢其江之台,北南西行。吴国之北为楚国及楚的附属国。吴国之西是楚国,之南是楚国之姻亲越国。吴国耍自主生存,必须与楚国抵抗,诸樊的经营大略,确定北行,定为首要战略目标,北上抗衡争霸,是吴国的基本国策。伍子胥复仇选择吴国,宜为有用武之地。

    (三)阖庐抗楚(阖庐盖庐阖闾同为一人)

    楚国志在东渐吞并,吴国则志在北南西行,争斗,不可避免。弱小而常受欺负的吴国,凭什么与众多附属国而又强大吞并成性的楚国争斗呢?《伍子胥兵法》记载盖庐问申胥曰:凡有天下,何毁何举,何上何下?治民之道,何慎何守?使民之方,何短何长?循天之则,何去何服?行地之德,何范何极?用兵之极何服?申胥曰:凡有天下,无道则毁,有道则举;行义则上,废义则下。治民之道,食为大葆,刑罚为末,德正政为首。《史记、吴太伯世家第一》记载;王阖庐元年,举伍子胥为行人而与谋国事。楚诛伯州犁,其孙伯嚭亡奔吴,吴以为大夫。三年,吴王阖庐与子胥、伯嚭将兵伐楚,拔舒,杀吴亡将二公子。光谋欲入郢,将军孙武曰:“民劳,未可,待之。”四年,伐楚,取六与灊。五年,伐越,败之。六年,楚使子常囊瓦伐吴。迎而击之,大败楚军於豫章,取楚之居巢而还

    《孙子兵法·吴问》记载阖闾、孙武的对答;王者之道,厚爱其民者也。《左传》昭公三十年: “子西谏曰,吴光新得国而亲其民,视民如子,辛苦同之,将用之也。《国语.楚语下》也云阖闾:“夫阖庐口不贪嘉味,耳不乐逸声,目不淫于色,身不怀于安,朝夕勤志,恤民之赢,闻一善若惊,得一士若赏,有过必悛,有不善必惧,是故得民以济其志。”

    《吴王光编钟铭文》:是严天之命,入城不赓(抗)。译为:我是严格遵照上天之命,入城不进民宅,不抢民财,不扰民。

    上述记载证明阖庐广招贤才,视民如子,其继承先祖遗策,志在北南西行。

    (四)蔡、唐、伯氏的复仇

    《左传·昭公十一年》记载:楚子在申,召蔡灵侯。灵侯将往,蔡大夫曰:「王贪而无信,唯蔡于感,今币重而言甘,诱我也,不如无往。」蔡侯不可。五月丙申,楚子伏甲而飨蔡侯于申,醉而执之。夏四月丁巳,杀之,刑其士七十人。公子弃疾帅师围蔡。---楚子城陈、蔡、不羹。使弃疾为蔡公。《史记、管蔡世家第五》记载蔡国;楚灵王以灵侯弑其父,诱蔡灵侯于申,伏甲饮之,醉而杀之,刑其士卒七十人。令公子弃疾围蔡。十一月,灭蔡,使弃疾为蔡公。楚灭蔡三岁,楚公子弃疾弑其君灵王代立,为平王。平王乃求蔡景侯少子庐,立之,是为平侯。是年,楚亦复立陈。楚平王初立,欲亲诸侯,故复立陈、蔡後。平侯九年卒,灵侯般之孙东国攻平侯子而自立,是为悼侯。悼侯父曰隐太子友。隐太子友者,灵侯之太子,平侯立而杀隐太子,故平侯卒而隐太子之子东国攻平侯子而代立,是为悼侯。悼侯三年卒,弟昭侯申立。昭侯十年,朝楚昭王,持美裘二,献其一於昭王而自衣其一。楚相子常欲之,不与。子常谗蔡侯,留之楚三年。蔡侯知之,乃献其裘於子常;子常受之,乃言归蔡侯。蔡侯归而之晋,请与晋伐楚

    而《春秋大事表卷二十八》是这么的评论蔡国:春秋时楚始终以蔡为门户论  “楚在春秋北向以争中夏首灭吕灭申灭息其未灭而服属于楚者曰蔡蔡为今汝宁府上蔡县汝宁诸小国尽属于楚独蔡存故蔡自中叶以后于楚无役不従如虎之有伥而中国欲攘楚必先有事于蔡僖四年齐桓为召陵之师经云齐侯以诸侯之师侵蔡蔡溃遂伐楚葢齐不伐蔡则不能长駈而至于陉也定四年吴阖闾之入郢也经云蔡侯以吴子及楚人战于柏举楚师败绩庚辰吴入郢葢吴不得蔡为向导则不能深入要害因以直造郢都也葢蔡居淮汝之间在楚之北为楚屏蔽熟知楚里道其俗自古称强悍故春秋时服楚最早従楚最坚受楚之祸最深而其为楚之祸亦最烈始以楚为可恃故甘心服従逮不堪命而反噬则楚亦防亡故读春秋者必熟晓地理而后可知春秋之兵法而后可知圣人之书法乃后儒之以一字为襃贬者则曰侵蔡为蔡姬故书曰遂是圣人贬之也蔡用吴破楚能报数世之怨书曰以是圣人襃之也皆不考实事悬空臆断殊不知齐桓以天下之故而伐楚积谋二十余年岂为一姬其曰蔡姬者或反借此为兵端若不讨蔡之従楚使楚不忌而预为之备因得轻行掩袭疾駈至陉而吴自舍舟淮汭【今夀州】过蔡境蔡来防之道吴自江南夀州陆行经义阳三闗之险至湖广汉川县小别山深入敌地一千一百里此非唐侯所能与故虽与唐偕而独书蔡侯此皆当日之实事圣人岂有襃贬于其间哉夫春秋之作因鲁史鲁史之书因赴告故熟玩经文而列国之地形与当日之兵势了然可见矣自哀三年吴迁蔡于州来汝宁之地全为楚有中国始无事于蔡而蔡亦旋为楚灭自定公以上蔡为中国与楚之利害岂不歴歴可验也哉

    《春秋大事表卷三十三》春秋蔡侯以吴师入郢论圣人经文皆是据实书定四年蔡侯以吴子及楚人战于柏举楚师败绩庚辰吴入郢据左?唐蔡俱従吴伐楚而经独书蔡先儒谓蔡受楚毒最深善其能报仇雪耻故特书曰以乃余深考当日地里知吴之入郢全慿蔡为之乡导唐不得与圣人亦苐防实书而非有意于褒之也案吴楚俱泽国皆善水战而楚地居上流吴常不胜故入春秋百年以来吴屈服于楚为属国者职是故也逮申公巫臣自晋使吴教以乘车射御吴始用陆道与楚角逐而楚始骎骎患吴矣楚既失长江上流之险廼更于淮右北道筑州来钟离巢三城以御吴吴于楚之水师克鸠兹克朱方悉置不问而苐日扰于庐夀淮颍之间逮克钟离巢而楚患始棘然犹未敢悬军深入也至灭州来【今江南夀州】与蔡宻迩蔡更道吴舍舟従陆従淮汭【即州来】?光黄迳义阳三关之险至汉江北岸与楚夹汉而阵当是时吴歴楚境一千一百余里深入死地亦未敢必能入郢故其战尝且胜且却收军至柏举【今湖广麻城县去小别汉川县三百余里】适防楚瓦不仁人无固志而夫槩身先死战遂长驱入郢固属有天幸而蔡之计谋亦毒矣是时蔡以小国而声震天下诸侯俱归粟于蔡五年楚复国即灭唐报怨而不敢动蔡者夫亦以蔡近吴有吴以为之援故也则当日吴楚之赴告自必以蔡为兵首鲁史従而书之圣人亦従而书之而岂有意于褒之也哉夫读春秋者不知春秋之地里则不得当日之事势不得当日之事势则无以见圣人之书法余因蔡侯以吴师一事而?明经文之据实书者如此夫蔡以弱小用吴覆楚而晋为盟主辞蔡不救而有事于鲜虞则又比事观之而罪自见矣

    唐侯复楚

    唐国,舜封尧之子丹朱为唐侯,后被亡。周之季世,又封刘累裔孙在鲁县者为唐侯,以奉尧嗣。其地今唐州方城是也。《左传》哀公十七年:武王以為軍率,是以克州、蓼,服隨、唐,大啟群蠻。前597年,跟随楚庄王参加邲之战。在击败荀林父、先縠率领的晋国中军之后,楚庄王派唐狡与蔡鸠居告知唐惠侯曰:不谷不德而贪,以遇大敌,不谷之罪也。然楚不克,君之羞也,敢藉君灵以济楚师。派遣潘党率战车四十乘,跟随唐惠侯迎战晋国上军,《左传》定公三年:唐成公如楚,有兩肅爽馬,子常欲之,弗與,亦三年止之。唐人或相與謀,請代先從者,許之。飲先從者酒,醉之,竊馬而獻之子常。子常歸唐侯。自拘於司敗,曰:「君以弄馬之故,隱君身,棄國家。群臣請相夫人以償馬,必如之。」唐侯曰:「寡人之過也,二三子無辱。」皆賞之。《左传》定公四年:冬,蔡侯、吳子、唐侯伐楚

    伯氏复楚

    伯氏之先为宋襄公(兹甫)之弟遨公,遨公受宋襄公之命出使晋国,完成任务后留晋为官生子,改为伯氏。伯州犁原为晋国贵族,其父伯宗被三郤所迫害,奔楚,为楚国太宰。其子伯邰宛,楚国大夫,《左传》昭公二十七年记载:郤宛直而和,國人說之。鄢將師為右領,與費無極比而惡之。令尹子常賄而信讒,無極譖郤宛焉。《左传》定公四年记载:楚之殺郤宛也,伯氏之族出。伯州犁之孫嚭為吳大宰以謀楚。这是伯氏复仇楚。

    (五)联合伐楚

    《春秋》记载:四年,三月,公會劉子、晉侯、宋公、蔡侯、衛侯、陳子、鄭伯、許男、曹伯、莒子、邾子、頓子、胡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齊國夏于召陵,侵楚。秋七月,楚人圍蔡。冬十有一月庚午,蔡侯以吳子及楚人戰于柏舉,楚師敗績

    《左传》定公四年:冬,蔡侯、吳子、唐侯伐楚

    联合伐楚,始于定公三年公元前507年,《左传》定公三年记载:蔡昭侯為兩佩與兩裘以如楚,獻一佩一裘於昭王。昭王服之,以享蔡侯。蔡侯亦服其一。子常欲之,弗與,三年止之。唐成公如楚,有兩肅爽馬,子常欲之,弗與,亦三年止之。唐人或相與謀,請代先從者,許之。飲先從者酒,醉之,竊馬而獻之子常。子常歸唐侯。自拘於司敗,曰:「君以弄馬之故,隱君身,棄國家。群臣請相夫人以償馬,必如之。」唐侯曰:「寡人之過也,二三子無辱。」皆賞之。蔡人聞之,固請,而獻佩于子常。子常朝,見蔡侯之徒,命有司曰:「蔡君之久也,官不共也。明日禮不畢,將死。」蔡侯歸,及漢,執玉而沈,曰「余所有濟漢而南者,有若大川。」蔡侯如晉,以其子元與其大夫之子為質焉,而請伐楚

    综上所述,行人伍子胥复仇,而吴王阖闾早就有抗楚复仇之心了。王子朝及其臣与召氏之族在楚,成为周敬王的心腹大患,不除不快,早就有心伐楚除患。蔡侯被辱,不惜家破国亡,誓报此仇,一心伐楚。伯嚭郤氏之族被尽灭,伯嚭孑然一身,逃为吴大宰以谋楚,报仇心更迫切。因此,与其说伍子胥复仇,不如说周敬王、唐候复楚,不如说阖闾复楚,更不如说蔡侯、太宰伯嚭复仇。

    在我的眼光里,伍子胥的复仇,那叫抗争,在左丘明的《左传》里叫仁,《左传昭公二十年》记载:“棠君尚谓其弟员曰,尔适吴,我将归死,吾知不逮,我能死,尔能报,闻免父之命,不可以莫之奔也,亲戚为戮,不可以莫之报也,奔死免父,孝也,度功而行,仁也,择任而往,知也,知死不辟,勇也,父不可弃,名不可废,尔其勉之,相从为愈

    左丘明在《左传》中记载春秋时代的观点是:忠谏被戮,不可不报而度功而行,就是仁。

    那么,到底是不是呢?

    《春秋左传正义》疏:度功而行,仁也;仁者贵成功。《说文解字》说:,亲也,从人从二。” “,是孔子思想也是儒家思想的核心。《礼记中庸》记载:仁者人也,亲亲为大。义者宜也,尊贤为大。亲亲之杀,尊贤之等,礼所生也。《墨子經說下》曰:,仁愛也。《国语晋语》云:吾闻之外人之言曰:为仁与为国不同。为仁者,爱亲之谓仁;为国者,利国之谓仁。《論語陽貨》记载:子張問仁於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於天下,為仁矣。請問之。曰:恭、寬、信、敏、惠。’”《逸周书·谥法解》‘仁’:蓄义丰功曰仁;慈民爱物曰仁;克己复礼曰仁;贵贤亲亲曰仁;杀身成仁曰仁;能以国让曰仁;利泽万世曰仁;率性安行曰仁; ;功施于民曰仁;屈己逮下曰仁; 度功而行曰仁;宽信敏惠曰仁;爱仁立物曰仁;体元立极曰仁;如天好生曰仁;教化溥浃曰仁;慈心为质曰仁;惠爱溥洽曰仁

    度功而行曰仁,被辑录在《逸周书·谥法》作为世代衡量的典范最高赞誉之一。
    《续》


    
    广告位招租
    fastpost
    回顶部